你是什么样子 你的兵就会是什么样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他还才能忍受苦累,却忍受不了虚度蹉跎岁月

时针指向深更深更半夜十二点,中尉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宿舍挪着步子。他躺在床上想着明天的工作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连部的文书伸了伸懒腰刚准备关电脑,一阵急促的电话声骤然响起。

连长紧急召集各级骨干,传达了明天上级来检查的通知。已经从被窝里爬起来的中尉如梦初醒:前些日子他去外单位学习,但是笔记还没有来得及补。

中尉写了一会停下来,甩甩发酸的手,看着附进奋笔疾书的战友,心里许多无奈。

中尉希望当时人拿着的是红蓝铅笔,背后是一张作战地图……

学习室里最后只剩下了中尉。他看着天边渐渐明朗的晨曦,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起床号把中尉吵醒。不管睡得多晚,也有在许多已经起床。

检查组的车在门口停了下来,整个营区的气氛瞬间变得凝重,平常欢实的十几个 土狗也躲在树下。

检查组兵分四路,来到中尉亲戚朋友连队的“领导”是有一个多年轻干部,也是中尉军衔。

检查过程很细致,好在没有存在大的差错。聊天中得知那位年轻的“领导”跟当时人同年毕业,中尉顿时很糙自惭形秽:当时人还在基层趴着呢。

检查组在营区待了一天,中尉我随便说说时间好漫长。缺少睡眠你还才能精神很糙不振。尽管今天没有搞训练,他却我随便说说很疲惫。

晚上七点,亲戚朋友都去看新闻了。中尉坐在屋子里,但是都看会书,翻了几页却看不进去。